渝首个医药民企“抱团公司” 遭多股东退股

  越来越多的父母希望通过影像记录孩子的成长。抓住夏天的尾巴,给孩子拍组清凉写线家重庆上市公司昨公布了2016年半年报,总计实现营收1245.99亿元。

  时间回到2010年4月,现任南岸区医药行业协会会长的和其他30个股东共同出资2020万元成立了一家企业——重庆恩康医药有限公司,股东出资范围从20万元到120万元不等。成为恩康的第一任总经理。

  记者从一位恩康退休员工处了解到,恩康成立时,包括哈药、太极在内的约300家医药工业企业参加了恩康的开业庆典,民营医药公司首次得到知名药厂一级代理资格,这表明当时很多药厂十分看好这一团体。有报道称,恩康公司计划2010年实现销售额10亿元,2011年达到30亿元。通过药品的统一采购、相互调配等模式,恩康迅速成为我市最大的民营药房采购平台。而其最终的目的更是直指上市。

  商报记者翻阅资料看到,在2013年1月,恩康公司举行了变更股东及修改章程的股东会议,会议决议、杨德全等31个股东变更为重庆科渝药品有限公司、杨德全等6名股东,25名股东最终选择退出。而现恩康医药负责人杨德全一个人就出资88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43.564%。代表人也从熊明杰变为杨德全。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退股股东告诉商报记者,抱团成功后,发现运营起来并不容易。统购分销,仍然是靠团购方式向厂家要折扣,然后转手卖给股东企业,赚取一部分利润,这种方式其实对股东并没有足够吸引力,同时因为价格差不大,实际上变成了企业平台和股东之间的同质竞争,开始与股东争利。最终合作也就很难进行下去。他表示,从2012年开始,不少股东就想退出公司,专心经营自己的企业。经过反复沟通和洽谈,最终杨德全决定接手恩康药业。

  针对以上问题,商报记者多次致电杨德全考证,但对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商报记者还试着发送短信求证,对方也并未对此进行回应。记者前往其注册所在地的工商部门查询了资料发现,曾经的31个股东如今只剩下6个。尽管股东已经锐减,但记者查阅发现,恩康在股东大变革后,依然动作不断。在2013年8月,恩康公司就谋求在巴南区建立集电子商务,商务公寓,商务酒店,药品、保健品、医疗器械交易大厅,培训中心等为一体的西部医药总部。不过,商报记者昨日致电巴南区投资促进办公室和多个医药产业园了解到,该总部目前并没有落户。

  随着医改的推进和基本药物目录的落实,为中标降价、争进目录……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行业整合一触即发。今年年末新版《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以下简称GSP)大限将至,如果不能符合新版GSP的要求,部分实力不强的流通和批发企业,很可能被扫地出局。商报记者了解到,在新版GSP中,对于计算机管理信息系统、仓储温湿度控制、冷链管理和运输等软硬件都提出更高要求。这些对经济实力不强的民企而言,无疑是一道难题。

  5月5日,记者从市工商联了解到,自2012年以来,我市注册资金1亿元以上、股东数在6个以上的民营抱团企业已增至21家,涉及14个区县、5个商(协)会,股东共计633人,注册资本总额达212亿元。其中,股东数在10人以上的占18家。

  “客观来讲,重庆民企老板和职业经理人的商业素养还不够,做平台企业的格局和判断力有所欠缺。”昨日,重庆一大型抱团集团管理人员也透露,目前职业经理人非常欠缺,既能理解平台、又能读懂商业模式的,少之又少,这让董事会不敢轻易授权,而有些董事会自己也不愿意放权。该人员表示,企业在抱团时,一定要把规矩定好,要有格局和胸怀,对平业模式要能够理解和执行。同时对职业经理人的选择也要注意,不能凭第一印象,而是要多方考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