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地下害惨福建男子到香港哭求假冒香港荼毒内地百姓

  据香港《》等3月31日报道,福建南平市41岁的黄姓男子因买地下输光了所有财产,3月30日专门到经营的总部行政大楼求助,要求打击地下,情绪一度失控。

  复制香港的内地地下,自上世纪末开始,每到一地便如水蛭般吸食当地资金,屡禁不止,对此也只能望洋兴叹。不过,有当地观察家,刊登香港投注信息的报刊是由香港流出,香港责无旁贷,有责任协助堵截,到内地犯罪。

  据《》等3月31日报道,3月30日下午一时许,在福建省南平市从事建筑业务的黄某,持双程证抵达香港。然而,与其他内地游客不同的是,黄某到了香港后,第一时间不是入住酒店,而是拖着行李箱,跑到位于跑马地体育的总部行政大楼。

  一听到“帮忙”两个字,黄就忍不住流下眼泪,向职员一一诉说自己在内地光顾地下的经历。

  原来,今年40岁的黄某,是福建南平市一家建筑公司的老板,有妻子及一对年幼子女,一家4口原本过着丰足的生活。但后来黄某开始地下。多年来,每逢星期二、四、六香港开彩的日子,他就会同步在投注地下,但总是输多赢少。

  “当我把钱输光了时,赌馆同意让我‘赊数’,结果债台高筑,至今累积欠债达51万元人民币。”黄某忆述,他的所有财产都已赌光了。早先,有债主持着欠单上门追债,但他已无力,债主遂以其幼子安全相,吓得他不安,最后决定到香港向赛马会求助。

  “我希望你们可以内地的地下集团,若集团被捣破,我就毋须清还欠债了。”黄某向马会职员苦苦相求,并日后,不再赌博。

  面对黄的哀求,马会职员爱莫能助地解释说:“并非部门,更不是执法机关,加上一国两制,我们根本不可能到内地。”职员黄某返回内地向投诉,或向香港警方寻求协助。

  黄某闻言后,情绪变得激动起来,甚至以死相逼。马会职员大惊之下忙打电话报警。

  警方甫接报,以为有人强闯马会行政大楼,大为紧张。10多分钟后,十几名手持盾牌及的警员迅速赶来。黄某见警员到场,被吓得不知所措,突然从裤袋中取出一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

  警方谈判专家到达现场后,黄某与警员对峙两个多小时后,情绪开始稳定。黄某坐在椅子上,但仍手握着刀。谈判专家动之以情地说:“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你的家人,尤其是你的儿子就没人照顾了。”至下午4时许,黄某情绪终于平复,放下刀,警方将他送院检验,事件暂告一段落。

  引发这次黄某事件的,祸根是在内地的地下。地下又称私彩,是假冒香港号码的一种非法赌博活动。其下注方式主要是利用香港开号码赌博,玩法多变,主要是猜特别号码,猜中者获1赔47;另有单双及大小(即开出7个号码加起来大于174为大,反之为小),也有将数字按生肖分配,买生肖也可以。

  由于地下的赔率可高达数十至上百倍,而且玩法多变,地下于上世纪90年代由香港流入内地的广东省后,吸引了不少希望以小的市民,赌风愈趋炽热。

  1999年,在当地大力打击下,地下由原先在广东、福建沿海地区流行,开始向西部和东北地区蔓延。

  不过,碍于这些交易缺乏,往往出现“口讲口赔”的情况,曾有彩民“中”后,庄家不讲信用未能兑现金,倘彩民死缠烂打,庄家便用解决问题;也有彩民为尽快脱贫,孤注一掷豪赌,结果倾家荡产仍不够还债,最终卖儿卖女、偷抢,乃至轻生。黄某的只是冰山一角。

  面对地下赌博无孔不入,荼毒百姓,过去几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与门多番出手,积极打击境内的非法赌博活动,包括重点打击非法报刊。然而,尽管持续打击及报不遗余力,但各地非法报刊仍然禁之不绝,助长内地的赌风。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报刊其实并非在内地印刷,而是在香港印刷,然后再由香港偷偷带回内地,这使打击的工作遇到相当大的困难。

  《青年参考》报记者曾到深圳的市面上了解港产报在内地非法销售情况,发现街头不少流动摊点明目张胆摆卖报,其中包括《创富》、《六合皇》及《贴士皇》3份港产报,而这3份的承印公司负责人便是香港人。

  据知情人士向《青年参考》报透露,多年来,港产报一直被由香港偷运至深圳出售图利,荼毒全国。经过长时间运作,这种走私活动已有固定模式进行,包括定时及固定走私线。

  知情人士指出,每逢香港开彩翌日,当地便有专车到印刷厂,取走刚印好的,然后运送至柴湾避风塘一带下船。这些报首先会以黑色胶袋包裹,并以小艇运送至西贡东坝水域,再交到预先在该处接应的快艇,快艇旋即朝内地方向行驶,直至到达深圳的南湾或盐田一带登岸,途中若遇执法人员的巡逻船,便会以迂回线掩人耳目。

  另外,有人也会在白天从陆,将报藏在货车暗格,经由3个过境口岸偷运至内地,或以蚂蚁搬家的方式分批偷运往内地,再转交给地下庄家发售。

  而/报刊所到之处,就像水蛭一样,将当地资金吸食干净。如湖南平江县,11个乡镇,单在2003年就有逾40万人次参与地下赌博,花费达2000余万元人民币。2003年4月3日,该县虹桥镇村民因买,由当地信用社提取逾320万元资金,令该镇首次出现金融危机。有内地学者指出,部分地方人员与庄家形成贪污链,是地下赌博泛滥主因。

  另外,随着内地港澳个人游,近年地下赌风更蔓延至香港。在一些内地旅客入住的热门酒店外面,许多报摊都公然贩卖报。有内地旅客曾向《青年参考》报记者反映,“这些人明显是想引诱我们内地人买地下,希望骗我们的钱。”

  与此同时,也有内地人借申请双程证来港旅游为名,公然在一些新移民聚集的地区街头收受地下投注,再将投注传真至内地的外围庄家。每到开彩日,该外围档便会堆满前往下注的新移民妇女。

  《青年参考》报记者曾连续在多个开彩日,到香港一街市报摊外观察,发现每逢开彩日的下午5时,档外便聚集了最少二三十名妇女等人。她们有的手持报,有的拿着生肖幸运卡,埋头研究,部分妇女更将小孩丢在一旁不顾,而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则用纸笔为她们记下投注的号码,并收取相应的钱。记者连日发现,逢开彩日聚集在该地的妇女,大部分为来自广东台山的新移民,她们不少是趁买菜的空当儿到报摊外聚集。

  香港警方发言人指出,根据香港法律,任何人如筹办、组织、经营或管理非法券活动,即属犯罪,最高刑罚为罚款500万港元及两年。而任何人经营与非法券活动有关的彩票,即属犯罪。首次,可处罚款一万港元及3个月。发言人表示,警方会加强情报收集防止有人在香港经营外围。

  不过,对在香港大量印刷报刊,然后偷运到内地出售,警方表示,在香港印制报属于行为,故不会对承印商采取行动。

  至于偷运到内地,“由于采证时困难重重,警方要在海关堵截也存在一定困难,而且过期的报刊也可被当成垃圾看待,即使送往内地也属正常,故警方在执法上更加困难。”有警方人士说。

  不过,有当地观察家,走私报虽然只内地法例,但既然有关报刊由香港流出,香港有责任协助堵截,到内地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