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强平”、女董事“悔哭” 还有一大波公司在上

  声明:此文属于自对相关事件的个人观点和分析,并非正式的新闻报道,本网不其真实性和客观性,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股票质押,是上市公司股东进行融资的常用手段。可一旦操作不慎,股票被“强平”卖出的话,那酸爽或许只有股东自己心里清楚。

  最近,就有一家公司的股东补充质押快不过股价下跌,进而被券商平仓。这也是继今年7月,洲际油气(600759.SH)控股股东被强制平仓后,又一例平仓“惨案”。

  11月24日,上市公司皇氏集团(002329.SZ)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徐蕾蕾女士因其所持的公司股票遭平仓被动卖出事件对公司造成负面影响,特向公司引咎辞职。

  但据其2017年半年报介绍,皇氏集团是一家区域性的乳制品企业,已形成了完善的从奶牛养殖到乳制品加工、终端销售的产业链,并不生产燕麦。但这家做“乳业”的公司还有一个别的产业——“传媒”,并在2015年8月和2016年5月分次完成了对完美在线%股权的并购,进军信息服务行业。

  上述质押股票被强制平仓的股东为皇氏集团董事徐蕾蕾,也是盛世骄阳文化公司的董事长,看职位应该是负责“传媒”板块的业务。

  11月23日皇氏集团发布的公告显示,自2016年11月16日,徐蕾蕾女士曾多次向东方证券质押股票。

  但由于皇氏集团的股票价格在近期跌破了最低保障比例,徐蕾蕾在接到东方证券通知后,与其进行协商补充质押物,可在此过程中,公司股价继续下跌。最后,因徐蕾蕾未能及时完成补充质押物的相关手续,致使其部分股票被东方证券平仓。

  皇氏集团2017季度三季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17亿元,同比下降4.89%;净利润为1.13亿元,同比下降14.72%。

  营收利润的降低也反应在了股价上,自年初起其股价便进入下跌通道,1月3日其股价为14.29元/股,但在11月20日,公司股价却最低到了7.45元/股。

  也就是最近的这场下跌,让徐蕾蕾不得不继续补充质押物,但股价下跌的比她的行动还要快。于是,在东方证券的平仓行动中,徐蕾蕾的证券账户于2017年11月21日卖出公司股票64.9万股,成交均价7.70元/股,成交金额约500万元。

  对此,业内人士曾行对野马财经表示,一般股东质押的股票到达警戒线时,质押双方会进行协商。如果用股票质押融资的股东手里没那么多现金,就会用股票来补充质押,真正被平仓的非常少见。

  野马财经联系了皇氏集团询问相关情况,对方称,徐蕾蕾引咎辞职后,公司已经采取行动将其股票冻结,避免再次出现类似情况,但投资者还是应做好投资决策,防范风险。

  截至今日皇氏集团股价创下新低,盘中一度跌破7元,年内股价下跌幅度达50%以上。

  2016年1月,慧球科技(600556.SH,现ST慧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顾国平通过资管计划德邦慧金1号增持的公司股票被平仓。这是A股市场上首例“强平”事件。

  当年2月,鼎立股份(600614.SH,现鹏起科技)也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鼎立控股集团以其资产管理计划帐户增持的股份被平仓。

  今年7月,洲际油气(600759.SH)控股股东广西正和也被资金提供方告知强制平仓的决定,在未来6个月被动减持。

  可尽管股票质押风险颇高,“惨案”不少,一不小心不仅钱没了,工作也没了,但野马财经发现,还是有不少公司游走在股票质押平仓线的边缘。

  据东财choice数据显示,在所有进行过股票质押的公司中,已到达平仓线笔之多,其中第一创业(002797.SZ)、圆通速递(600233.SH)等知名公司赫然在列。

  与此同时,在徐蕾蕾事件发生后,有不少公司公告进行股票的补充质押。如明牌珠宝(002574.SZ)股东浙江日月首饰集团有限公司就在11月21日用400万股进行了补充质押。

  当然,补充质押并不代表已经到达“警戒线”或“平仓线”,但徐蕾蕾事件确实是给这些公司提了醒。据统计,11月20日发布补充质押公告的公司仅4家,但到11月22日,公告的公司激增到21家。

  这也很容易理解,控股股东股票质押达到“平仓线”,而又不及时补充质押物或者金,很可能是资金链出了问题。

  在去年12月6日,市场还未对乐视危机有过多关注的情况下,野马财经曾指出乐视的资金链危机。

  当天,乐视网(300104.SZ)报收35.8元每股,下跌7.85%,盘中最低价为35.01元每股,几乎触及跌停。

  根据数据显示,贾跃亭有一笔乐视网股权质押平仓线元。也就是说,乐视网盘中一度跌破该笔股权质押平仓线万股,占贾跃亭持股比例高达64.81%。

  随后乐视网还出了公告说不存在平仓危机。不过,很快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看到了。

  当然,业内人士曾行补充指出,如果第一大股东质押股票被平仓,上市公司还会面临实际控制人变更等潜在风险。

  而对普通股东以不同价格进行质押的股票而言,倘若最上层(质押价最高)股票爆仓,在市场抛售压力与质押方资金紧缺的情况下,极有可能发生连锁反应,形成“踩踏”事件。

  今年9月,所、深交所也联合中登公司发布《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7年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指出,单只股票质押率上限不得超过60%,单一证券公司、单一资管产品作为融出方接受单只A股股票质押比例分别不得超过30%、15%,单只A股股票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不超过50%,用以防范股票质押的可能给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带来的风险。

  中证公告快递及时披露上市公司公告,提供公告版面信息,权威的“中证十条”新闻,对重大上市公司公告进行解读。